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源 > 求購 > 羅永浩還是當年那個天生驕傲的老羅嗎?
瀏覽:410|評論:0

羅永浩還是當年那個天生驕傲的老羅嗎?

hello

文/藍鯨TMT 楊博丞

樂視融資的余煙還未消散,錘子便又曝出正在裁員。這讓2017年互聯網圈的開頭并不是那么順利。

在GIF2017大會上,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作為嘉賓現身對話訪談,在訪談中他談到,錘子牌的空氣凈化器將在今年秋季問世,并且堅稱自己的主營業務還是手機,不會把更多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

業內人士紛紛表示,難道老羅也要學小米做生態鏈了?小米的生態鏈老羅究竟能否復制?而“敢言”的老羅此言沒過多久,就被曝出裁員的消息。

曝錘子裁員,銷量不如預期

近日,有錘子前員工發表文章爆料稱,“最近一段時間公司發生了大面積的裁員”。該網友表示,最近一段時間錘子發生了大面積的裁員,不過該網友并沒有透露裁員的詳細信息。

文章中,該網友也透露了對公司彈性工作制和福利減少的不滿。他表示“我慢慢對彈性工作制的認識從理想化的狀態變成了公司不愿意給加班費,因為所謂的彈性工作制就是一種可以讓你每天加班到10點但是不用付薪水的制度?!?

錘子裁員一事可追溯至去年10月,也就是M1發布會之后。

當時,曾有人士爆料稱,錘子科技已開始了多達200多人的大規模裁員。并且其他科技界廠商也證實了這個說法,因為已經包括樂視、微鯨、小米等企業在內,已經接收了不少錘子科技的離職員工。

對于裁員,有分析人士認為,裁員一般有幾種原因,第一是因為步子走的太快,第二是因為資金有限比較短缺,第三是因為當前的盈利狀況不佳??傮w來講均是為了節約不必要的成本開支。

但是縱觀錘子當前的整體結構,第一個觀點似乎有些勉強,在手機行業中錘子至今僅僅發布了5款產品,產品線已經比小米或魅族少一大半,用小步挪動來說或者更為恰當。

第二和第三個觀點應該是當前錘子所面臨的難關。老羅曾在GIF2017大會上開誠布公談及銷量,他只說道在一線城市賣的很好,而沒有提及具體銷量。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錘子手機的總體銷量并不怎么好。

同時,也有業內人士提出了反對觀點,其認為,這次裁員可能是股東要求的?!皩τ谶@次裁員,不光是因為錘子現金流緊張,更重要的原因還是為了找人接盤。被收購企業在被收購一再失利的情況下,股東往往會要求企業裁員?!?

該人士表示,裁員意味著降低接盤俠的接盤成本和難度,“裁員沒有結束,如果M1再不行,老羅將進一步喪失議價空間,可能還要接著裁?!?

“感覺錘子發展的有些重,包括軟件、研發、硬件、服務,確實應該裁員一些人?!币晃环治鋈耸繉λ{鯨TMT說道。

互聯網手機紅利已消退

老羅日前表示,隨著手機市場開始趨于飽和,未來人們只會用越來越貴的手機,因此錘子接下來將砍掉千元機系列。而錘子科技此前發布了售價在1000元以內的堅果手機。

但是,老羅宣布裁掉了千元機以下的市場,轉而做高端,這對錘子來說似乎并非一件好事。因為對于高端機銷量現在有華為、oppo、vivo在做支撐,錘子放棄低端也就意味著放棄銷量,如果銷量不佳現金從何而來?

現在,我們拋開高端機,來說以千元機主打的低端品牌,例如紅米、魅藍,幾乎我們無時不刻都能關注到這些廉價機的發布。他們面對著不能舍棄的低端消費者群體,只好快速迭代著,希望能從這部分消費者口袋里榨取更高利潤的糟糕策略。

自2015年下半年起,互聯網手機紅利在快速衰退,而衰退主要表現在為低端產品退位與渠道回歸。

從長期來看,今年智能手機市場將不再是增量市場,而是存量市場,眾多智能手機企業將分食蛋糕陷入到搶奪競爭對手份額的戰斗中,也會有很多中小手機企業由此不得不退出市場,智能手機市場的產品集中度會大幅提高,剩下來的企業也將繼續為生存而戰。

如今,智能手機已活躍了近10年,從功能到設計到不再屬于創新時代,急需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歷史性的創造,如果僅僅是在當前樣式樣的修修補補,再集中起來燒火取暖也很難抵御嚴寒來襲。

錘子要“復制”小米生態鏈

據說,老羅也要開始大玩兒生態鏈了。

羅永浩日前透露,錘子科技今年秋天將發布一款空氣凈化器,“產品比市面上6000-12000元價位的進口品牌都要好的同時,價格還不到他們的一半,我們自己的利潤也是相當不錯的”。

此外,錘子科技未來還將布局一系列智能硬件項目。與小米生態鏈的做法類似,這些智能硬件項目多數都是投資或者參與一個創業團隊,而不是由錘子科技自己做。

“凈化器和另外某一個項目前期我們要做一個樣板工程,后面合作的都按這個基準來做。頭兩個自己做,后面都是我們找一個團隊給他投資,在品牌、產品設計上、智能化的部分,我們會做一些參考,后續主要還是交給他們做。我們自己還是專注在手機上?!绷_永浩說。

由此可見,老羅也要開始追隨小米的步伐玩兒生態鏈結構了。但對于錘子這樣一家資金鏈基礎比較薄弱的企業來說,它不一定會像小米一樣好走。

去年,老羅曾將自己的股權質押給了阿里巴巴以此獲得貸款,這很大程度說明,老羅想借阿里的錢,但又不想讓自己變為阿里旗下的企業,說白了就是借錢給我可以,但是不能直接投資我。此事,正是發生在錘子即將發布M1的前幾個月。

而根據錘子以往的做法,一般都會在新品發布之前進行一次大規模融資,而資金主要用于代工廠生產產品。

也許人們還記得一年前錘子T2發布之時的中天信代工廠事件,當錘子T2發布會已經確定,便傳出了代工廠倒閉的消息,雖然錘子方面也進行了一些援助,但負債累累扶不起的中天信依舊倒閉了。

最后,錘子不得不選擇別家代工廠用于緊急生產和發貨。這次事件讓老羅緩了小半年才緩過來。而這也影響到了錘子T2的生產,而至于銷量錘子方面則一直未對外公開,而當時有分析人士猜測,T2銷量可能不到100萬臺。

有分析人士指出,錘子當下的工作應該把軟件做好并發揮到極致,硬件保持一年能有2-3款,而供應鏈等體系本就身可以做輕些。

我們都知道,小米公司早在成立之初,就以“硬件+軟件+服務”的“三駕馬車”模式來打造軟硬結合的平臺型公司,而這是小米生態鏈的基礎結構。

而錘子與小米很想象,也是一家注重軟硬件和服務的企業,這讓老羅與雷軍似乎在某種程度上不謀而合。

2014年,小米開始啟動圍繞“系統+硬件”的智能家居布局,此后推出小米生態鏈,意在打造一家“百貨企業”式的全生態鏈。因此從手機到周邊再到生態鏈的發展模式基本形成。

雷軍曾說,我原來是別人生態鏈的組成部分,今天我要做平臺廠商,關鍵就是在生態鏈,沒有生態鏈的支持根本做不起來。生態型公司的崛起昭示了一種不同的競爭規律的到來。

小米在打造自己心目中的“生態”,并涉足諸多產品,如路由器、智能電視、小米盒子,空氣凈化器、甚至電源插座等。

在整個互聯網生態圈中,小米希望以路由器作為中心,在周邊布局重要產品,讓這些設備互聯互通,這也是為什么小米下大力氣做智能路由器,且發展起來一批以“米”為代表的生態鏈企業的原因。

小米通過應用連接物聯網的設備,凈水器、智能家居設備、健康設備等均可接入,在手機上實時顯示。以互聯網為中心,輻射到每個設備之上。

從小米手機到小米電視,再到后來的路由器、凈水器、空氣凈化器,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小米是一家“百貨公司”,而小米每一次在發布會都會重申自己仍然很專注,“我們只做手機、電視、盒子、路由器和平板,其他都是我們的生態鏈成員?!?

無論怎樣,通過硬件搭建生態圈的模子已經建立起來了。

由此可以看出,手機只是作為小米整個生態中尤為重要的一環,真正的競爭是全生態鏈的競爭。

這是小米模式,同時也是錘子想復制的模式。依托手機為中心,通過授權“貼牌”的模式與其他廠商進行合作或參與投資,以此打造屬于錘子的“小米”模式。

生態鏈會是老羅的救命稻草嗎?

有知情人士對藍鯨TMT說表示,目前錘子的電商做的有些重,而電商客服就達到了50人之多。

難道,老羅除了生態鏈也要學小米的“百貨公司”之路了?

“小米怎么也開始賣電池了?”這是在朋友圈中偶然看到的一條狀態,是的,小米不僅賣電池,還賣旅行箱,有網友說小米才是名副其實的“百貨公司”。

除了小米的主要硬件產品之外,更多的是周邊產品,包括平衡車、移動電源、耳機、手機殼,乃至于衣服、箱包等等。因此,小米的直銷電商模式,是它最重要的銷售平臺。

做電商,并非簡單的網絡搭臺,而是需要整合倉儲、物流及客服等,用戶體驗尤為重要,而要做成熟的電商并非一夜完成,需時間積累。在這一點上,小米走在了手機及硬件行業的前列。

推薦閱讀
易胜博